ZeMaureen

他们也曾在我心中热烈地活过啊。

是我。


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一切都重新开始吧。

新年,送给楚路好了。

壁炉,圣诞树,毛绒绒的地毯,家养小精灵微火烘烤的酥软松脆的姜人小饼。紧闭的窗户听着风声呼啸,夹杂着雪粒和冰碴,仿佛鲸鱼沉闷而响亮的呼吸。膝头上的毯子还叠着宗卷,听着柴火噼啪作响,闲适的心情如同手边的朗姆酒泛起一阵玻璃般透明的涟漪。



跨年见。

圣诞快乐诶。

我、我也……

七:

好羡慕别人有狂热的粉丝
我也好希望有非常爱我的follow
哪怕一个也好
能有一个就好了

【瑞金】梦境



格瑞最近总是在做梦。梦见海滨。梦见一个金发少年。梦见海平线上一群群海豚跃起,想要冲破煜曦的桎梏。湿咸的海风从梦里吹到清晨梦醒的枕边。微微摇晃,慢慢发酵。

少年总是背光而立。晨曦与风氤氲了少年柔软的发丝,他脸庞的线条温和而虚幻。脸上总是挂着笑容。但是他湛蓝如海的眼里却承载着浓郁的悲伤与苦涩,仿佛有一头小兽独自颤栗。他的眼里好像有太多的故事,像是有被烟与酒过滤掉的黑白岁月,像是有人走茶凉的无奈与悲哀。

最后,他总会张口,像是在说什么。他的声音被潮涌翻滚,潮水冲刷和海鸥拖着调子的鸣叫淹没。他的身后,海水撞击暗礁,迸裂出雪白的玉珏。

熟练地,不假思索地,仿佛是在呼唤一位久别重逢的友人——


格瑞!



格瑞惊醒。




少女的心思总是细腻的。凯莉漫不经心地剥开糖纸,塞进嘴里。

What's wrong with you,格瑞?

格瑞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也想知道what's wrong with me。他总觉得,梦中的少年,与他已经认识了很久。但在梦里相见时,总是有些淡淡的疏离与冷漠。

就像最后,格瑞一次也没有回应过那个少年。

梦见了一位友人。他说。

凯莉笑笑。嗜甜的她第一次从舌尖品到了苦涩。





【瑞金】Hi there

cp:瑞金
娱乐圈AU
【ooc严重预警!!】
【HE】
原作:凹凸世界
作者:泽莫林


【阅读警告:这篇娱乐圈我真的是写着玩,因为我爱豆出新歌了,很开心。其中对于mv我真的是瞎几把说的,按照自己的想象来的,若有雷同纯属巧合。有bug是肯定的。前方严重吹金,请注意。】


沙漠。

无情的烈日如火焰般毫无遮挡地喷吐到大地上,炎阳炙烤着金黄的沙子,沙漠平平展展,一直铺到天边,在天和地接头的地方,浩浩渺渺,起伏地耸立着锯齿形的沙丘,仿佛蓄势待发的金斑豹的脊背,蕴藏着不为人知的爆发力。热气蒸腾,模糊了眼前的景色,扭曲了蓝的发白的天。

突然,一声声清脆的驼铃声传来。在高温的沙漠里竟显得有些突兀,沉闷。但这声音却像绿洲一样,给沙漠中迷途的人带来一丝直达心底的清泉般的慰藉。那一串铃声慢慢近了,不急不躁,保持着单调乏味的频率。兀的,一串黑点慢慢从沙丘上出现,一开始,为单调的画面添了一丝神秘,但是那黑点却慢慢靠近,给人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焦灼心理,想一睹真容,却又不得不慢慢等候。

近了,近了。除了一队驼队,为首的骆驼上还坐了一个俊美的少年。他有着一头耀眼的金发,在阳光的反射下显得蓬松而柔软,在热浪的衬托下微微飘动着,鬓角有些杂乱,脸上带着灰尘。表明主人无心打理,令人多少有些可惜,恨不得拿上梳子,仔细并温柔的帮他梳理,让每一根金发都变得服服帖帖,恨不得亲自为他擦洗,展现出原本的肤若凝脂。

他坚毅的,透着不可磨灭的希望的湛蓝眼眸却令人望而却步,那深邃的目光,仿佛告知着少年与这世界无关,与众生无关。

那眼睛,分明是佛的眼睛。

慈悲,坚毅,不以物喜己悲。他远眺,眼里不仅是沙漠与荒无人烟,还有日升月落,时过境迁,还沉淀着封尘的过往,历史的沧桑。他的眼里有对远方的渴望,也有对未来的迷惘。

不知哪来的风,吹动了他长长的红色围巾。他双手合十,闭阖双眼,眉宇间的肃穆,提醒着世人,他不是普度众生的佛,他只是一介信徒,一个香客,寻找着心中的香庙。

仅是一眼,就再也移不开视线。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画面重新归于黑暗,格瑞“咔”一声锁上手机,漆黑的屏幕上映着他略显疲惫的脸庞,他捏了捏眉心,把手机放到茶几上后起身去厨房温一杯牛奶。


那曾经震惊了整个娱乐圈的mv就是《问佛》。


《问佛》讲述了一个虔诚的信徒跋涉千里去叩拜心中的圣地,但是却不幸死在路上的故事。

故事的最后,信徒的灵魂被唤到佛前青灯,问道:“佛为何负我?”

佛缓缓开口:“佛是渡你。”


观众们在看到这里的时候如遭雷劈,胸口溢满的痛处恨不得立刻弯下身紧紧捂住自己,但他们只是一动不动,麻木的捧着手机,呆呆的看着屏幕熄灭。

《问佛》是不常见的设定,很容易就能引起人们对神秘的佛教的兴趣。令人人回味无穷的故事,令人细细品味的填词,令人缓缓追忆过去的音乐,无可挑剔。仿佛真能看到大漠沧桑,真能听到驼铃遥遥。明明是少年清纯的嗓音,却能在你面前展现出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悲壮。

随着《问佛》的出世,mv的主角——金,也变成了娱乐圈炙手可热的话题。


他生得一副好皮相,铂金的头发柔软至极,也是最显眼的。这与他总是折射出欣喜光彩的湛蓝眼眸相得益彰。他干净而纯粹,像希腊神话中的美少年伽倪墨得斯,总是轻而易举地得到喜爱。曾经马路上巨大的LED广告灯放了一段金给Gucci代言时在花丛中安眠的场景。那时,路上往来呼啸而过的汽车都纷纷放慢速度,司机们都屏住了呼吸,平日里嘈杂的鸣笛,轮胎摩擦声全消失不见,因为没有人想扰了精灵般的少年的美梦。


甚至曾经有粉丝做过投票统计,问金粉们爱豆身体的哪个部位。多项选择,所有的参与的粉丝们都不约而同地全选,因为金值得。

自从金在《问佛》取得了引人瞩目的成绩,接下来的日子,他以每5个月一张专辑的速度出歌。其余专辑刚出来时不比《问佛》给大家带来的震撼少,打榜率也能进亚洲新歌榜top3,甚至有时还能稳坐第一。不仅是金,他背后的音乐团队也渐渐为人所知。今年4月份的新专《A mess》更是颠覆了大家对乖乖男金的认识。

封面选用大胆的撞色涂鸦背景墙,金身穿荧光橘红棒球外套,戴着Adidas黑色棒球帽,上面还叛逆的喷着彩漆,一个“7”的字样。金发也挑染成一缕一缕的橘红,深蓝,紫色。金用一根棒球棒撑住自己,姿势傲慢,慵懒,叛逆。脸上挂着一抹痞笑,露出可爱的小虎牙,颧骨上的创口贴也随着动作微微皱起。这样叛逆的小狼狗令人爱不释手。各种亲妈粉女友粉们纷纷在官网评论区抱怨手机进水。

但是最令人惊喜的,是金身旁的另一个少年。他虽然也把自己的一头银发挑染成扎眼的亮色,用发胶高高竖起,绑着黑色发带。他的服装与站姿却透露出清冷的味道。宽大的袖口处镶上了荷叶边,轻柔的垂下,宛若一个贵族。巧妙的平衡了画面的跳跃感。但他眼角处黑色眼线轻佻的上扬着,衬托了他白皙的脸庞,也让他不着痕迹的融入画面。

银发少年就是格瑞。他紫罗兰色的瞳孔仿佛倒映着仲夏夜里最璀璨耀眼的星河,有着醉人的纯酿葡萄酒的味道。眼波微微流转,让人不禁觉得里面有一簇微弱流夕划过。一头干净的,没有一丝杂质的铂银色长发温顺慵懒的搭在肩头,仿佛一头月光倾泻。他身形秀颀,双腿纤细笔直而修长,他静静地靠在落漆的旧窗框,就像文艺复兴时期油画里高贵冷艳的贵族。

作为一个在好莱坞稳定发展的新晋演员。三年内的三部电影短短时间内为他带来了极大的关注度,让“格瑞”这个名字迅速的走向国际舞台。《烈斩》《瞳中蝶》《温故知心》都是大家耳熟能详之作。不管是《烈斩》里格瑞一身墨绿军装,还是《瞳中蝶》里那个阴柔乖僻的自闭症少年,《温故知心》里那个孤独冷漠的天才画家,格瑞总是能轻松掌握人设,以他人难以置信的领悟力把戏中人淋漓尽致的表演出来。令人赞叹不已。私下里冷漠如霜的性格更是给他圈了不少粉。


“这,就是格瑞。全银河系第二完美的人。当然,第一是我。”今年格瑞的新电影《夜盲症》记者发布会现场,那个金发的导演笑眯眯又骄傲地说,左眼下黑色的星星贴纸显得乖巧又叛逆。“没有人能比格瑞更加优秀,所以我愿意让他当我三部电影的男主。对啊就是因为在座的各位都是渣渣。好了那位女士收起你的不信任的眼神,我知道你想从我这里挖出点料,但很抱歉你们要相信我嘉德罗斯的眼光和判断力。”


那个俊美如神祗的男人理了理自己张扬的金发,正了正黑色头箍,毫不在意的说:“希望渣渣们继续捧场咯。”语调里是不屑与狂妄,带着他特有的自信。


言罢,起身抚平西装上的褶皱,毫不留意的离开了现场。他步履平稳的走下台,走到最后一层台阶时,顿了顿脚步,傲慢地抬起下巴,透过保镖们挡拦水泄不通的记者的缝隙,朝着疯狂闪烁的闪光灯们眨了眨眼,薄唇微微勾起,缓缓做了个口型,带着嘉德罗斯式的嘲讽:


渣————渣。


坐在返程的黑色林肯上,嘉德罗斯裤袋里的手机“叮咚”一声响。闭目养神的他没有睁开眼。摸索着掏出手机,解锁后一看,是金发了微博:



@矢量箭头V:这个国庆搞事情咯!我已经下飞机啦~有没有想我呀~嘿嘿嘿~[图片][图片][图片]@所见皆可斩V 说好的请我吃火锅!你可不能反悔!



作为知情人士,嘉德罗斯自然知道金口中所说的搞事情是指国庆的出道三周年纪念演唱会,顺便把新专辑宣传了。而且格瑞会作为特邀嘉宾参演。

叹气。嘉德罗斯不是很想看到时候的全网直播。

年轻的生命出现了一丝即将被喂狗粮的阴霾。



@我一个大罗神通棍下去你可能会死V:并不期待。∥@矢量箭头V:这个国庆搞事情咯!我已经下飞机啦~有没有想我呀~嘿嘿嘿~[图片][图片][图片]@所见皆可斩V 说好的请我吃火锅!你可不能反悔!



那边倒是秒回:



@矢量箭头V:哼哼哼,知道你这个大忙人没办法来我的演唱会,那你就好好看直播吧~∥@我一个大罗神通棍下去你可能会死V:并不期待。∥@矢量箭头V:这个国庆搞事情咯!我已经下飞机啦~有没有想我呀~嘿嘿嘿~[图片][图片][图片]@所见皆可斩V 说好的请我吃火锅!你可不能反悔!



嘉德罗斯哑然失笑,不理会叮叮当当的提示音,关机后疲惫的阖上眼,继续睡觉。




--------




“非常感谢到来的各位。”金一身红黑色摇滚朋克装坐在高脚凳上,持着一把同样风格的电吉他,流露着青春的光彩。与身上这套衣服相呼应的红色烟熏妆遮住了他眼角的疲惫。这已经是最后一次彩排了。明天,星光馆将座无虚席,粉丝们会用金色应援棒点亮整个星光馆。高喊他们的名字。


格瑞。金。


他看向身边背对着他坐在三角琴前的少年,一袭银发在聚光灯下纯洁的不真实,正如他的白色西装一样。好像有所感应似的,他转过头来,那紫色的眸子里是不曾见过的温柔。比那遥远的赞美更加亲近,比那连绵不绝的应援棒更加璀璨,是金一直一直想守护的,是金一直一直在期待着的。


---


“你说你,怎么就想去当偶像。”

一声叹气。少年合上琴盖。仿佛肩头银发也在惋惜。

“当然是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

他笑道。拉着少年一起在那个潮湿阴冷,逼仄破旧的小房间里幻想着饱满绚丽的未来。


---


那段时光,让两个可以称作天王的人魂牵梦萦了许多年。



金转回头,握着话筒轻柔的说:“接下来的这首歌,是新专里面的一首,我非常喜欢的歌。”

他眼神飘忽的看着空空如也的台下,陷在了星星糖般甜蜜又苦涩的回忆里。

“这首歌,是我和我的好朋友格瑞一起写的,希望你们喜欢。”

金又一次偏头看向格瑞。

“这首歌名叫Hi there。”

“你好。”



——你好呀,我叫金。以后咱们就是朋友啦。你叫什么名字呀?
——……
——……嘿嘿,你别不理人嘛。
——……格瑞。
——哇塞这么冷酷的嘛!喂喂,好歹多说几个字嘛~



“送给那个,我最喜欢的少年。”







——END——






卧槽终于写完了,妈呀娱乐圈真难写,但为什么我这么喜欢!!!我疯了!!!瑞金他们太美好了!!!我没怎么写瑞金但是我有好好吹他们!!!感觉娱乐圈写不完啊!!!算了我有时间一定细化!











『瑞金』荒域的盛开的花



cp:瑞金
原著:凹凸世界
【BE】
作者:泽莫林
注意:非常ooc



我想我更渴望在黑夜里有一把长椅,能够听见这个星球脱去了喧嚣,遗留下的最原始的声音以及平静,有流浪者在长椅上睡觉,我想我是不是该和他一样躺下,我是如此的惧怕孤独,幸好我有格瑞,我们能在茫茫,浩渺,未知,危险的宇宙中,紧紧地依偎着对方,从对方的身上汲取温暖,然后,就有了对抗全宇宙的力量。

——题记



金的家住在登格鲁星15矿区。这个地方的小孩在懂事起就要帮着大人做事。在金很小的时候,他就和姐姐一起在矿洞里工作,矿洞里昏暗,拥挤,闷,只有一盏暗黄的矿灯悬在头顶。空气中是一股难闻的煤渣味。大家总是闷头工作,很少交流。金在这样的环境里,偶尔会讲讲笑话,一搏众人欢笑与轻松,但是反应只有零星,有时甚至会招来包工头的不满与白眼。这时,只有姐姐会无言地轻抚金的头。


日子一天天过去,家里多了一个成员,他不爱笑,不说笑,不喜欢吃涂着黄油的切边黑面包,脸上的面部表情都很少,就像一个僵硬的失去一切的布娃娃。刚来到的时候,格瑞如深紫色的夜空般的双眼深邃而无神,像是家中的壁炉都捂不暖的冷漠。


但是,金看向他毫无波澜的紫罗兰色的眼睛,那里面倒映着一个小小的自己,就像是仲夏的夜晚,金在草坪上看着银河烂漫,深紫色的夜空中划过的一道惊鸿。他的眼睛有着神奇的魔力。


日子一天天过去,金看着格瑞从一开始的小小的抵触直到慢慢接纳他们,心里是高兴的。有的夜晚金醒来,看见格瑞毫无戒备的睡姿与熟睡的脸庞,澄澈的月光轻轻落在格瑞的脸上,只有这时,格瑞才会有小孩子般无害的感觉。金的心中就会升起一种“格瑞的温柔由我守护!”的使命感,然后中二的奋力一锤床,浅眠的格瑞这时通常都会醒来,疑惑又带着责备的眼神像利刃出鞘般地扫向金,但是带着孩子独有的软糯,在金看来就像是格瑞没有睡醒的撒娇。格瑞逆着光看向金,柔和的月光氤氲了他的轮廓线,就像是一尘不染的天使。

快睡吧。格瑞说。他翻了个身。裹紧被子。


嗯!金小心翼翼地滑进被子,往肩膀上扯了扯。看着格瑞柔顺的银发,心中默默地给格瑞道晚安。

明天带着格瑞去那棵树下吧……那个地方,很想让格瑞也看看……眼皮打架似得越来越沉,金(自己看来)不着痕迹的往格瑞哪儿挪了挪,陷入了梦乡。


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不知名的小花的香气比眼睛先到达脑子里。鼻尖萦绕着树上高高垂下的花串的香,雨后凛冽的青草香,掉在手边的松果香,还有格瑞身上淡淡的奶香。金又迷迷糊糊地闭上眼,嗅着格瑞的味道,没来由地感到安心,正想慢慢睡去,只感到唇边温暖的触感轻轻滑动着,金睁开眼,发现格瑞正温柔地揩去金嘴边的口水,长长的睫毛挡住了紫色眸子里的眼波流转,他的眼神就像是六月夜晚的扑棱翅膀一闪而过的金龟子。

“……嗯,格瑞?”

金对于格瑞突如其来的温柔有些不适应,低低地唤了他一声。格瑞对金没有像平时一样的不耐烦,或无视,那轻柔的动作就像对待许久不见的情人。

“我们回家吧。”

格瑞抬起头,远远地望着。夕阳斜下,一望无垠的草地远方已经慢慢悠悠的燃起了袅袅炊烟,在火红的残阳里若隐若现。也许今天秋会在晚饭上准备香甜的奶油蘑菇汤,松鼠桂鱼,意大利通心粉。

格瑞又低下头,理了理金有些翘起的鬓角。金在格瑞的眼中捕捉到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与笑意。



“好啊。”

金张口,发出来的却是嘶哑破碎的声音。他睁开眼,没有高大的树,没有花香,没有草地,没有炊烟,也没有格瑞。有的只是鲜血一般的世界。像幻境里的残阳一样。

金轻抚着手边开得妖冶的血红的花,嘴角爬上一抹微笑。

“我们回家吧。”







——————————




“创世神大人在『荒域』里呆了多久?”

“……不知道啊,又是一天吧……”

“真是搞不懂,难道创世神大人就打算一直这么颓废下去吗?!”

“你也别说了,这毕竟是大人的『愿望』……”

“哼,『愿望』?!我看他就是在躲避那件事吧!”

“躲避?哼,大人有什么好躲避的?这本就是凹凸大赛的规则!我才不信大人是你想的那样软弱无能!”

“呵,那我问你,他干嘛要创造『荒域』?!干嘛要创造『花』?!他干嘛一天到晚沉浸在幻境中?!不就是在躲避吗?!”

“……你!”

“好了!你们还在这里做什么!赶紧工作去!”

“……哦,是!”



三个滚圆的小机器人渐行渐远,慢慢地朝办公室走去。



荒域里盛开的花,依然是非常美丽。












——The end——